无玲月🍃

SCP-4958
级別:Keter
描述:SCP-4958在正常世界視覺中被稱為腐女,SCP-4958通常為16-20歳數的年青少女,每當二次元裹有新的男性角色出沒,SCP-4958會用盡所有手段,將男性角色撮合在一起,除了世界末日之外,沒有住何手段能夠徹底清除SCP-4958

快新 涟漪(2)

ooc请注意

精神科医生(黑羽)x抑郁症/PTSD患者(新一)

作者生理时钟有问题系列

胡乱写一通逻辑有问题的请见谅(◍ ´ê’³` ◍)

!怪盜基德和名侦探的身份依然存在!

上课发呆时突然想到的奇妙东西

短短的一篇

(可能有后续?)

(竟然厚颜无耻的出了第二篇)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要避雷就趁现在了

3

2


1

-----------------------------------------------------------------------------

风和日丽,太阳带着温和的暖气散发在这大地上,微风轻轻的吹过每一条街道,轻轻微晃的树叶令人带来清爽的气息,这一天理应是美好的一天,却在某人的眼中,成为了触不可及的幻景

从工藤出了"意外"之后,服部已经马上向学校请了假,从而可以长期逗留在东京

一阵嘈吵的声音从工藤家门外传出

"工藤,我是服部啊,开门啊,已经三天不出门了,你还想待在这个家裏什么时候?"

没有回应......

"你再不开门就别怪我不给你家大门的修理费"

还是没有回应......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嘭的一声

工藤家的大门被强制踢开

"工藤你在哪里?"

服务第一时间往书房里看

书房裏所有的东西整理得条理有序

柯南道尔*

阿加莎·å…‹é‡Œæ–¯è’‚*

埃德加·çˆ±ä¼¦·å¡*

各种著名的推理作家及鼻祖

在这庞大的书柜里都能夠一一看到他们的小说

这里犹如一个迷你的推理世界

可惜这裏缺少最重要的东西

就是享受这个世界的人

书房并没有工藤的蹤影

即使开了灯也好

由于书房是让人长期阅读的地方

书房中的灯只剩下柔和的黄色灯光

和安静得犹如死寂的感觉

服部的感觉极之不良好

"你究竟在哪里呀工藤"

当服部接近厕所的时候

他听到水声不停的流动

半开半掩的门开始传出水蒸气

当服部慢慢地开了厕所的门

咳咳咳咳....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水蒸气......

突然之间,一丝血腥的味道传了出来

"你不会给我做傻事吧.....工藤!!"


行人灯在闪耀着,正在催促著人们尽快走过马路,车辆行驶的嘈吵声,在街道后巷看著人们的流浪猫,店铺正在开闸的声音,越来越多人在街道上行走

,与深夜的时候截然不同,东京里的人们瞬间就繁忙起来,为新的一天做好准备

在这么挤拥的道路上,一位从英国回来的侦探与一位精神科医生巧合的遇上了

"我们又见面了黑羽医生"

"是你啊,白马侦探"

"既然大家都互相知道对方,那就闲话少说了"

"我知道你除了是一个精神科医生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亦都知道新一和你的关係"

"所以我只想過來以新一朋友的身份说清楚,要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你可别期望他还能够完整地站在你面前,现在这样状况的他,他的命可是完全地掌握在你手中,他甚至可能已经记不起和你一起过的记忆"

"什么时候知道的"

"从工藤发生生意外之后,那天晚上,怪盗基德第一次罕有的没有根据预告函出现在预告场地,和你突然出现在医院裏的时间实在太巧合,你似乎在医院里申请了一个长假,而那一天你应该还在放假中,怎么会突然回来"

"而我听说那间医院的精神科医生都很少,更多严重的病人都需要精神科医生的协助,正常来说为普通伤者进行精神评估的应该只会是心理辅导员,怎么会有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为一个普通的伤者还是马上替工藤进行精神评估?"

"Bravo,还真是做到一流侦探应该有的实力,那么你现在想怎样做?大名鼎鼎,月光下的魔术师就在你的眼前,想逮捕我吗?"

"我不会逮捕一个精神科医生,我只会逮捕一个叫做怪盗基德的男子,而他只在夜晚中出现,当你身穿白西装在夜晚出现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揭露你的真面目呈现给大众,并把你送往警视厅喝茶,而一切的真相将会显露与大众之下"

"你还真是有非一般的恶趣味啊,这也好,你跟他也一样,有著公平的追捕犯人的原则,还是你们侦探个个都是这样的?"

"不同的侦探有不同的原则,只是我跟他刚刚好一样,我们可不会做一些小人才会做的事罢了,别说我们了,工藤在意外中的记忆有机会回復吗?"

"任何人也不能夠完全操控自己的大脑,在那一个不能操控的领域就叫做潜意识,身为精神科医生的我,我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慢慢地从潜意识中引导他的记忆回来,再加上他患上PTSD,他会逃避这些记忆的,现在的他甚至可能连出门这件事也会变得困难,而这也并不是他能所控制到的事"

"但是我会拿回来的,就算用尽了我的一生,我也会带著他的笑容和记忆回来,任何把他眼中的星辰抢走的人,我都会逐一报復,我还要连本带利把新一承受过的痛苦还给那个可恨的组织"

(原来真的是那个黑衣人组织......)

"早上10時36分48秒,你这句话我永远都会记住的,顺带一提,我很记仇的,我已经随时准备了茶点在警视厅等你来喝"

"你还真是招呼得很周到,放心吧我不会来的,我还有著我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你们就默默的继续看著我为你们表演魔术吧"

"你的目的怕不是把工藤诱拐回家吧"

"呵呵,这也是我的目的之一"

"说回正题,由于你是第一个见到我,你身为他的朋友,在这裏我就从医生的角度说了,新一的精神状况并不乐观,因为除了PTSD之外,我怀疑他之前就已经患上了......"

(shot through the heart, and you are to blame~)*

白马的电话铃声阻止了他们的对话

"哎哟,白马,你平时听开的音乐风格还真跟你的气质不一样"

"不是我设定的,是那个黑炭精帮我设定的"

"而现在刚好就是他打来的电话"

"喂喂喂喂喂!是不是白马?"

"这可是我的私人电话不是我还能有谁?"

"糟糕了!!白马!!工藤割腕了啊!!!"

"不会吧!你冷静点,你现在在哪裏?"

"我现在正在全速把工藤送到医院,你快点过来!!"

黑羽看著白马惊恐的眼神

"到底什么回事?"

"你的爱人割腕你信不信?"

黑羽的身体开始颤抖

"他....现在.....在哪里?"

"应该差不多到医院,服部正在带他去医院"

黑羽抓了抓把头发,焦急地说道

"该死的,我的怀疑成真了"

黑羽马上向著医院的方向跑去

白马亦一起跟随

当他们跑到医院的时候

"哈.....哈......你所说....的怀疑....到底...是什么"

白马喘著气地说

"他有抑郁症......不是在这个车祸造成的病,他应该是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患上了这个病,原本是轻微的症状,可能是因这次的意外而加深了抑郁症对他的影响"

"你是怎样知道他有抑郁症的?"

"行动及说话迟钝,专注力下降,容易有负面的行为,闷闷不乐,失去对任何事情的兴趣,更严重一些还会有幻听及幻觉,甚至有自杀和自残的可能性,这可不是PTSD会有的症状"

"你这样一说,好像全中了,当我有案件要找他帮手的时候,他说他没有兴趣,还有我看到他连他最爱的福尔摩斯小说也丢在一边,自言自语,双眼失神,常常发呆,但当我们问他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却什么都不肯跟我和服部说"

"他自己应该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想让我们担心,就一直闭口不说,谁不知却搞出了现在这事"

"这样说的话,连你也不太清楚他有忧郁症?"

"我在用基德的身份与他在天台相见的时候已经开始怀疑,在那个时候的他,他的决断力和精神力都明显下降了,我从他的眼睛裏看出了恍惚的感觉,一话不发,用著失神的眼睛看著我,总感觉风一吹他便会倒下来,如果那时候不是中森警部已经差不多到天台,我肯定我会直接把他抱走"

(还有的是我隐约地看见他满身充满大小不一的深浅色伤痕.....)

"怪盗与侦探一起恋爱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双方的立场完全相反,却因而产生爱意,他是我唯一一个看不清他心裏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令我爱上他的人"

"也就是说,推理案件的时候,若夹杂了私有的感情,这件案件恐怕成为了最棘手的案件,是吗,华生医生?"

"是,推测爱人的心理比任何案件都要棘手,你身为侦探也应该知道吧,而现在我的福尔摩斯正在等著我"

"那我们快点走吧,服部和工藤已经在病房裏等我们了"

-----------------------------------------------------------------------------


*柯南道尔: 著名的大型侦探推理小说——福尔摩斯的作者,他所创造的世界观庞大而引人入胜,而小说中的案件这么著名,我就不用介绍了,现在在英国,还真的有为了福尔摩斯而建造了贝克街221B室的存在哦!

*阿加莎·å…‹é‡Œæ–¯è’‚: 是著名的侦探小说女王阿! ABC 杀人事件小说的作者,就是那个凶手用无差别杀人掩盖了其实凶手是有明确目的去杀人的事件,案件错综复杂,但是每件罪案发生的事都总互相有一些千丝万缕的关系,只要细心一看,你总会看到作者留下的伏笔!

柯南裏面也有一集的犯人运用了这种手法,当然最后也是被我们的推理狂主角破解了!

*埃德加·çˆ±ä¼¦·å¡: 他是侦探小说中的鼻祖!他所创作的《莫尔格街凶杀案》是受到世人公认第一本的侦探推理小说,他也是第一个创造了密室杀人及不可能犯罪的传奇人物,是他创造了这种手法才有现在这么多著名的推理小说,刚才以上提到的推理女王也有一本推理小说是关于密室杀人——《罗杰.艾克洛命案》

各位有兴趣的请前往一看,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ᐛ 」∠)_

白马的手机铃声是 You Give Love A Bad Name — Bon Jovi

"我再一次提出声明,这个手机铃声不是我弄的"

是啦是啦,是那个黑炭精帮你弄的

"你知道就好了作者"

呵呵呵呵呵

-----------------------------------------------------------------------------

黑羽的抱怨(誤)

你们聊这么久的天

是想把(女?)主角聊死是不

"闭嘴吧作者,你知道你一开口就把整个街道上的智商通通都拉低了吗?"

呵呵呵呵,我又不是安德森

"因为你连安德森也不如"

不会吧,至少让我做个场花吧

"还说我是主角之一,怎么白马的出场率比我还高"

不是这样说的吧,新一和服部的出场率都比你更低

还不是到你的时候,等一下吧

"等?等你拖坑拖到下年圣诞节?"

有可能哦

"我艹......."

!温馨提示!

请原谅作者是一个很囉嗦的人

割腕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自杀方法

不能一刀割断动脉的话

你受到折磨的时间会更长

就算你真的成功割断了,割腕本身就是个很麻烦的自杀方法

你还是会继续受到折磨,只是比割不断动脉的人快一点点的死去

虽然也有一个方法就是学工藤把割腕的手放在热水中

虽然能减低痛楚

但还是会很痛吧?

这种麻烦的自杀方法还是不要学吧

请珍惜生命哦!_(•̀ω•́ 」∠)_


快新 涟漪

ooc请注意

精神科医生(黑羽)x抑郁症/PTSD患者(新一)

作者生理时钟有问题系列

胡乱写一通,逻辑上有错误的请见谅 ( •̥́ ˍ •̀ू )

!怪盜基德和名侦探的身份依然存在!

总感觉我好像弱化了新一(瑟瑟发抖.jpg)

(不,我没有错!我不是,我没有,我否认!!!)

上课发呆时突然想到的奇妙东西,

就只是个普通的沙雕脑洞

短短的一篇,

(可能有后续?)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要避雷就趁现在了

3

2

1

-------------------------------------------------------------

很多人说在深夜中的东京犹如一座黑暗的迷宫

道路迂回曲折,若有不慎,就算是长住在东京的人也会迷路

亦有人说在东京的夜晚就像在伦敦中吹不散的迷雾

就算拿著提灯,一但身陷其中,恐怕亦无法再寻找到出路

此时能为孤独的路行者点上前路的灯只有少数的街灯及其月亮照射下来的月光

月光照射到某人的家中

在深夜中被月光照射下的人,默默地在看著窗外发呆

月中人的眼中原本所拥有蔚蓝色的星辰大海早已被迷雾笼罩著

而他正在面临著失眠的状况

"还真是讽刺,在这月光下却没有他的存在"

"而最可笑的是我到现在还是想不起他是谁"

"究竟他是谁....."

在模糊的记忆中,他只想起在月光下,一身穿着白西装的人焦急地向他伸出了手,当他想伸手出去的时候,他的记忆已经断片了.......

"他被车撞到了"

"你在说废话吗,白马?"

"服部,你不觉得那是有预谋的车祸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夜晚10時25分27秒,我跟你说我敢肯定撞到他的是一架旧式的黑色保时捷"

"不会吧"

"那时候我们跟他一起从图书馆出来"

"我们还在破解怪盗基德的预告函"

"那时候他好像知道了什么才沖了出去"

"从我们失去了他的行踪的时候,他消失了十分钟才在车祸现场被我们找到,我对我的记忆力有一定的信任,当时我们走的道路上并没有太多车,唯一最令我感到怀疑的就是一架旧式的黑色保时捷从我们所走的道路反方向行驶"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怀疑?"

"你觉得一架正常的车会在红灯的时候还不刹车继续行驶吗?"

"对了还有的就是.....我隐约的看到它的车窗破裂了"

"看来他又惹到了什么麻烦的事"

"大家都是身为侦探,他还是那个有名的警察厅救世主,这种惹仇恨的职业,自然会惹了不少黑道中人前来寻仇,但我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

"啧,看来有机会是他所说的那个组织,别说了白马,他醒来了"

当新一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中,他只有几分钟保持清醒,手脚动弹不得,浑身乏力,虽然还可以勉强说出话来,但是他保持沉默,当记忆与视力开始逐渐模糊的时候,他看到的人有服部和白馬,他们都用著忧心忡忡的眼神看著他,等一下.......还有......还有谁在哪里?

有一把听著陌生但是总有种熟悉的感觉的声音出现了

"是服部平次和白马探吗?"

"我们是"

"我在伤者第一次甦醒的时候曾经做过测试,发现他已失去了发生意外时的记忆,并拒绝回想起,初步怀疑伤者有PTSD,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后遗症或拼發症以及他本身拥有的精神疾病,需要再进一步进行确定......"


啊啊啊啊啊!.....突然传来剧烈的头痛把他拉回了现实

"啧,头又开始痛了,我的药在哪里......"

经过一番寻找後

在他面前出现的是放在书桌上的安眠药和酒

"如果....."

〖这还真是个好时机!〗

〖不如什么都不要想把药和酒一起喝下去吧〗

"如果我...."

〖这可是最轻鬆的自杀方法哦!〗

〖有很多人都在祈求著安静的死去〗

"真的喝下去的话"

〖喝下去之后就可以一觉睡到永远〗

"是不是就可以......"

〖这样不好吗?〗

〖还是说你怕了,工藤新一?〗

从在医院出来之后

以前原本不是常常出现的幻听

脑中的声音

更加频繁了.....

不停的劝喻他,总是诉说充满著所谓善意的谎言

总想带他走进自杀的道路

〖死可是最轻鬆的解决方法〗

〖你不是不想听到我说话吗?〗

〖照著我所說的就行了〗

不行......不可以!他还在等著我!

〖你还记得是谁等著你吗?〗

"我......."

不记得了.......

〖看吧,连名字也说不出的人,你还有什么好眷恋的?〗

像是被什么话刺激到

平时本应该充满著冷静的蔚蓝色眼眸

却是在这个时候慢慢充满著水气

眼泪莫名的流下来了......

"你给我闭嘴!"

双手捂著耳朵

〖自我逃避也没有用〗

〖与其在这裏自我挣扎都不如一死了之?〗

〖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竟然弄得如此下场〗

〖看来这次在你身边的华生医生也救不到你〗

〖自我沉迷,自我思恋,自我堕落,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名侦探?〗

〖好自为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应保持著理性的头脑

却在此刻变得一片空白

剩下的就只有脑中的声音

不断的回蕩著

此时的新一已被脑中的声音折磨得躲在角落,双手捂着耳朵不断的抽泣......

-------------------------------------------------------------

这篇文又称為

戴著主角光环的新一教你如何避过麻烦的自杀方法(誤)

在这裏先说一说

喝完酒再吞食安眠药并不是一个好的自杀方法

人体会有自我的保护机制

有机会在你服用安眠药而造成昏睡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呕吐

将过剩的安眠药自然呕吐从而得救

亦有食完大量的安眠药,间歇性甦醒从而得救的案例

亦有机会死不了还会造成意识混乱的少有案例

变成了一个受潜意识所控制著的"小孩子"

依恋著任何人,像个孩子一样诉说心事

但是自杀者作出的行为并不是他的本意

过了几星期就会回復正常

对自杀者来说还真是个黑历史啊

快新 房间

ooc请注意

上课发呆而作出来的沙雕东西

(老师一说要做研究报告我马上回头玩手机....)

短短的一篇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黑羽從外面回到新一的家

"你来了啊黑羽"

"怎么了我才刚走了一段时间这么快就想著我?"

"哼,谁想著你了,你滚吧你"

嘴上说不身体还是很诚实,新一的耳朵已经红了

"你就继续引诱我吧一会儿我让你下不了床"

"你敢试试我明天还有案子要查"

"先别说这些,黑羽,我觉得我们房间外好像有人影"

新一用手指向早已被黑羽关上房间的门

"是吗?原来还有事能让我们的名侦探如此害怕?你怕不是看了错觉?,还有这道门不是早已关上了吗?"

"但是我总感觉有人在外面"

"怎么了你怕鬼?原来名侦探怕鬼,哈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你怕不是今晚想吃全鱼宴?"

不是新一害怕鬼,是他从黑羽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心裏有一种寒凉的感觉。

"为何我的恋人初见面的时候这么软萌,相处耐了之后就变成了魔鬼"

(黑羽瑟瑟发抖.jpg)

"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出门不停撩妹子,回来还在作死的小偷"

"我已经说了好多好多次,是怪盗啊,怪盗啊,还有那所谓撩妹子的动作只是在礼貌上才做"

黑羽默默地爬上新一的床

"我管你是小偷还是怪盗,最后的结局还不是在警察局裏喝茶?"

"嘤嘤嘤,名侦探在欺负人家,我怕怕QAQ,"

"你怕也没有用,今晚等著吃鱼吧"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我不要吃鱼啊啊啊啊"

可怜的黑羽被吓得从床上躲到角落画圈圈

"但是说真一句,你真的没有看到在门外的人影吗?"

"我都说了这门根本没有开.....等等.....我不是关了门吗,怎么突然开了"

"我就跟你说外面好像有人啊"

"好了好了我出去看看"

当黑羽走出去的时候...






"黑羽你来了啊"

"嗯,我来了.......等等,我不是出了房间的吗?怎么我还在房间裏面"

"你在说什么?你不是刚进来这个房间吗?"

"......."

"......."

"不会吧...."

"什么不会?"

"怎么刚回来就装傻了,你在出面撩妹子撩疯了?"

"......."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

"......."

房间一样的格局

还是满载著福尔摩斯与其他推理小说的书本

眼前的人

眼眸与星辰大海一样的蔚蓝色

还是一样散发著高岭之花的气息

样子与我没有太大分别

但是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心裏

这一位"情人"已经被另一种气息所侵占

这并不是我的

这并不是我的情人.....

"黑羽,你觉不觉得我们房间外好像有人影?"

"新一"用手指向半开半掩的门

"......"

"怎么了从刚才回来就一直不说话?"

"你究竟是谁?"

"......"

"那么你究竟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