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黑貓🐱

SCP-4958
级別:Keter
描述:SCP-4958在正常世界視覺中被稱為腐女,SCP-4958通常為16-20歳數的年青少女,每當二次元裹有新的男性角色出沒,SCP-4958會用盡所有手段,將男性角色撮合在一起,除了世界末日之外,沒有住何手段能夠徹底清除SCP-4958

陽炎之世(2)

OOC永遠是我的伴侣(◔◡◔)
阳炎project架空世界
新手上路,其实也是脑子进水的产物
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呢ಥ_ಥ

看著熟悉的天花板,“没有错,我肯定是在真选组,啧,头真疼,刚才是发恶梦吗?感觉还挺真实的,话时话那傢伙还好吗,那个梦还真实得令我有点担心......”

万年跑腿加炮灰的山崎在土方房间门外不停听著一脸担忧的副长喃喃自语,等了很久,始终也忍不住對副长说“是时候去执行公务了副长”
“是山崎啊,嗯,我马上就去”
“真是的,最近的激进攘夷份子还真活跃啊,我们收到情报他们会和春雨进行一些非法交易,甚至有传闻说他们联手呢”
等一下,这句话怎么这么眼熟....激进攘夷分子与春雨联手......?
土方疑惑的看著山崎“山崎,你再说多一遍?”
“我是说错了什么吗副长?”
“啊......没有......”
“怎么感觉就你今天怪怪的,是太想念旦那吗,要不今天你就去万事屋一趟吧,反正今天的公务是去刺探情报,你也已经熬了很多天夜呢副长,我会告诉给近藤先生的,趁这个机会给自己休息一下吧”

因众多的事务,就算连三天三夜熬夜不停批改公文的土方,桌面上还是有一堆会压死人的公文及其他杂碎事务要做,他的确有一星期没有看到他的爱人了,要不就趁这个机会去一趟万事屋吧......

“嗯,那就麻烦你了山崎,还有给我顺便弄醒那个一直戴著眼罩睡觉的抖s混账”
“喂喂喂,土方先生你这就不可以了,想和旦那一起幽会就随随便便抛弃了公务,完全没有责任感可言啊”冲田拿起了眼罩,一面鄙视的样子看著士方。

“好啊总悟,想跟我说责任感啊,我桌上有一半以上的公文都是你这混蛋因为常常睡觉所以没有批改,快把它们全部拿回去你的房间”
“啊,山崎君,我们今天是去刺探什么情报啊,快带我去”
土方被强制性无视
“你....这.....混....账,别无视我啊,你是想要切腹吗?我马上成全你”
土方拿著配刀黑着面的说
沖田马上推山崎出去
“什么啊无视你的从来都不是我啊,是山崎君哦,我根本没有当过你是人,无视这个词语在蛋黄酱精这个生物上用不著吧”
“总悟,你有胆再说一次我马上让你知道蛋黄酱精也能杀人的,嗯.....好像不对,等一下你说谁是蛋黄酱精啊你这混账!”
“土方副长请你冷静一点,你不是还要去见旦那吗?还有别拿我当挡箭牌啊冲田隊长,我还不想死啊!”

“啧,对啊还在这裏浪费这么多时间做什么,你不是要去和旦那幽会吗,你再不去就换我去了,我可不介意和旦那出去吃甜品,反正钱都是你出,移动钱包君”
“谁是移动钱包君啊你这混小子,一定是身痒了,等我回来一定第一个帮你切腹”

说就是说要去万事屋,但是还是对山崎所说的公务有点熟悉的感觉,那个梦裏好像出现过这种情景?土方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妙,只是去刺探情报,应该没有事吧.....?

当土方踏上了万事屋的楼梯,看著自己两手空空,总感觉不买草莓蛋糕会被他赶出门口,还是先去甜品屋买草莓蛋糕吧,当他买了草莓蛋糕在站在万事屋的门口面前的时候

经历了很多的战斗令土方的嗅觉也有所加强,有点不对劲,为什么会闻到一丝的血腥味,难道他又惹上了什么麻烦的事?抱著了无奈的心态开门,什么时候他才会记得有自己这个爱人,常常说著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事,但每次有麻烦事的时候他永远在场,有时候连我这个爱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裏弄了一身伤回来,当别人有麻烦的时候,他永远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这样的做法完全不顾著自己的生命,是白夜叉的时期令他变成这样的吗......完全无视自己的生命,甚至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就想在背后解决所有麻烦事,这种做法也只有无依无靠的人能做到了,到了现在他还是不太信任我啊......

当土方开门的时候,那一丝血腥味越来越浓,“竟然是天道众的人!?”土方看著地下满是天道众的人的尸体,不会吧不会吧,你可千万不要给我有事啊银时,可惜事与愿违,当他打开了银时的房间时候,浑身溅满了血污的银时躺在了地上,土方用手轻轻的托著银时的头“银时,你有没有事啊,回答我啊银时”
一片沉默
毫无回应
“我马上带你去医院,等著我啊银时,不要那么快过那条桥啊”
当士方想抱著银时离开万事屋的时候.....
突然从背后出现一道声音

“还真是屡劝不听呢,明明两人其中放弃一人这样就可以结束了呢”
土方回头一看,看到的不是别人却是一模一样的自己,一样的服装,一样的发色,但是眼睛却是带著犹如死寂的深红色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和我一模一样”
这种不安的感觉真令人不愉快
“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呢,我就是你啊”
“你究竟是什么天人,快说!”
“喂喂喂,怎么不听人说话啊,都说了我就是你啊”
“再不说真话我就以真选组副长的名义将你拘捕!”
土方当然知道他不是什么天人,除了眼睛以外,连他自身的气息也一模一样,这连天人也模仿不到吧

“算了,没有关係,反正我们很快也会再见的,只要你们一日没有放弃,我也一直会在哦,先消除记忆还是消除存在感呢?每个选项都很吸引人呢”
“你在说什......”
伴随著响闹的铃声,土方突然眼前一黑

陽炎之世

OOC是我的永远伴侣
阳炎project架空世界(没有错就是那个日本全BE系列)
这雷打得真响啊,有雷请注意¦•ˇ3ˇ•。)
新手上路,脑洞乱七八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ツ)_/¯
私设:土银是情侣哦!
微冲银 |・ω・`)
(十成有九成会坑)

我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了给土银
真的真的真的是第一次写文
好害羞呢(*/ω\*)

       8月15日,真选组在执行公务中遇上了大麻烦
“妈的,竟然是激进攘夷分子与春雨联手”土方马上吐掉烟,面对敌人,“可不是吗,肯定是土方先生你的青光眼引来的敌人,我总是想不到为什么旦那会跟你这青光眼在一起,你还是去死一死吧,副长这个位置就由我来坐吧”栗色头发少年表面笑容灿烂内里却是抖S混蛋“谁是青光眼啊你这混蛋,你想在我斩死他们之前先把你斩死吗?”“来啊谁怕谁?”冲田拿着私家珍藏火箭炮对着土方的头,

      “好啦你们不要吵啦,他们已经追过来了!”拿着网球拍的山崎前来劝架,“山崎你这混蛋为什么到现在还拿着网球拍啊?你是想切腹吗混账?”“不是啊副长,我的配剑漏在真选组车上了,不要追我啊啊啊啊”当土方完美避开了冲田的火箭炮后便拿着剑追着山崎

        碰上了的事始终都要解决,追逐一番之后被攘夷分子及春雨逼到困局,满身伤痕累累的土方与冲田背对背面对着敌人,“喂,土方先生你不如先走吧,万事屋里还有旦那在等着你啊”冲田难得舍弃抖S的性格认真的对着土方说,“你可别开玩笑,临阵退缩可不是我的风格,嗯?你这混蛋何时会关心别人?真少见”虽然土方口头上说着这样的说话,但是心里却想着如何快速搞定这件事买个草莓蛋糕回去投喂银时。 “可不是吗,因为你在想的人已经在你面前呢”冲田仿佛看透了土方的思想,微笑的说道

       那头罕有的银色天然卷,如血色一般美丽的瞳孔,可惜却自带着死鱼眼和废柴大叔的气质,身上带着写着洞爷湖的木刀,“喂喂可别开玩笑啊,糖分大神说今天我摄取不够糖分,要来买草莓牛奶,银桑我可不想碰到什么麻烦事啊,还要碰到个抖S混蛋和青光眼狗粮控”边说着这样的话但已经拿出木刀打倒敌人的银时

        “谁是青光眼狗粮控啊你这混账,蛋黄酱可是全世界最合适任何食物的调味料啊”“我可没有见过其他人连喝咖啡也要落蛋黄酱,你也真的是第一个了,说你不是狗粮控也没有人相信哦,青光眼君”土方因满身是伤已经冇力吐槽,“旦那,说得那个青光眼君那么坏倒不如放弃他来我这吧,我会让你过着更幸福的生活哦”打着坏思想的冲田说道“你可拉倒吧,银桑我宁愿要一只有青光眼的狗也不要一个抖S腹黑的恶魔哦”

       “这个数量可不少呢,连我也感觉到有点吃力”银时喘着气的说“旦那,你家的怪力女和眼镜君呢?”“他们去了母猩猩的家食饭呢”,敌人拿着剑冲了上来,银时都把它们逐一击倒,可想不到的却是,突如其来的一枪让银时来不及避开,直直的打中了银时身上,土方见情况不秒马上想带人离开,“银时,有没有事?”“你哪一只眼看到我没有事,土方君?”从伤口不断涌出的鲜血占满了云蓝色的和服,因大量出血使银时昏昏沉沉“该死的,土方,这裹由我来顶住,快告诉其他还能动的人把不能动的人带走”“如果我真听你说我就是个傻子,我还欠你很多人情,你这个银发天然卷混蛋可别死啊”“但是银桑我呢,想你欠我一世人情呢”“你这是什么意思?”突然从土方身后传来一声枪声......

          究竟这一枪是打在谁的身上呢?